披衣出户香鬓影

据说爱人姓顾

坐地铁,看到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孩子。


我先上的地铁,坐了一站,她上来,白色衬衫,牛仔短裤,扎高马尾,额前有碎发,衬衫上一只浅灰色小兔子。

她和她母亲一起,上地铁时一眼看上去似乎没有座,小小地撇嘴,听见与母亲二三交谈――说好的“坐”地铁呢?

然后我对面的人下车,她母亲笑起来,拉着她坐到我对面,笑着说:好好好,“坐”地铁。

她这才满意,轻轻软软笑了一笑,把一直攥在手心里的耳机戴上,她戴耳机的方式很特别,小心翼翼地用一只手扶好,很认真地听的样子,还要看一看歌词,然后向周围打量,看到什么都要笑一笑。

过一会儿,把头靠在她母亲的肩头,和她母亲对视,笑眯眯地:靠会儿。她母亲也笑,两个人亲昵又温馨的样子,让人看着就幸福得不得了,也羡慕得不得了。

又过一会儿,她下车,又很小心很可爱地摘下耳机,攥到手心里,不小心把车票弄掉了,于是赶快蹲下来捡起来,又不好意思地笑一下,飞快地看了一眼周围。

然后她站起来,小跑着追上她母亲,轻快地拍一下她母亲的肩。



看着她远去的我:……太、太可爱了……

评论

热度(2)